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Tomato – 洛杉磯 紐約 香港 墨爾本

Tomato樂於保持團隊個人相對籍籍無名的狀態。總體上,成員都願意隱身於Tomato這個身份的背後,其運營狀態與其說是像工作室一樣做生意,不如說是一個快樂的樂隊,還不會有損於產品或是客戶的個人興趣。Tomato也勇於挑戰傳統,在創意文化的風景線上開闢了一條特殊的道路。「集體的樂趣在於談話,以及你可以談的內容 – 在別處的等級制度會讓許多談話內容大打折扣。一個設計集體也存在政治派別嗎?是啊,的確有。」

1990年或1991年成立於倫敦的Tomato,在當時主要為Underworld樂隊樸實的電子音樂服務,為他們的創意唱片Dubnobasswithmyheadman創作藝術作品。近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,Tomato一直在全球跨學科設計團體當中享有獨特的地位。多年來,他們在規模、客戶群以及作品上都有改變,曾經以擁有38名成員為榮(如今減少至一個更容易管理的人數,6人),而且從接觸互動式媒體和音樂產品包裝設計之後不久直到現在,該集體的作品已涵蓋時尚設計、傳達、概念、策略和指導等多個領域。他們還在洛杉磯、紐約、香港和澳大利亞墨爾本開設了自由形態的藝術中心。